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大叛贼

第704章 利诱

大叛贼 夜深 2162 2020-08-01 15:30

  蒋瑾半天都未说出话来,他怎么都没想到朱怡成居然真打算这么做。自大明复国以来,由于财政原因,朱怡成首开由国家担保,户部负责全局,再加银行和商团协助,对外公开发行债券以来,至今已有好几年了。

  这些年中,大明所发的债券已被民间所接受,而且因为这些债券信用好,收益稳定,更被许多人所争相购买。甚至购买债券的人中还有不少是属于满清那方面的人,因为这件事当初还导致了康熙雷霆暴怒,甚至抓了几个官员,砍了好几颗脑袋。

  可以说,债券的发行大大缓解了大明的财政问题,同时又为大明获得了筹集资金的重要渠道。但问题在于债券这东西靠的是信用,而户部发行的债券又以国家信用做背书,所以在具体的发行量和回购程序上来讲是控制非常严格的。

  朱怡成可不想自己打造的债券成为废纸,一旦如此那么大明的国家信用就彻底破产,这给大明所带来的后果是根本无法想象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大明债券这才会如此坚挺,受到人们的喜爱,关于这点,蒋瑾虽然不掌户部,但也非常清楚,这是因为着他知道这些,所以才会在之前凤阳大战后故意联合御使给王樊难堪。

  当初凤阳善后,大明国库一时间拿不出钱来,急得王樊投江的心都快有了。如果不是后来朱怡成拿自己的私房钱拉了他一把,说不定王樊还得真走投无路。这也是看出,债券虽是好东西,但也不是能随意性发售的,这已成了朱怡成定下的规矩。

  可是现在,朱怡成居然要为一条可有可无的铁路来发行债券,而且这是一条耗资极大又看不到什么收益的铁路,这不由得让蒋瑾担忧不已。

  债券是举债,这钱到手是要还的!蒋瑾虽然还没做过具体测算,但也清楚这条铁路的耗资之巨大根本不是普通人能想象。一旦这债券发行,那么必然就会影响到正常的财政收支,假如这中间出点问题如何是好?

  “皇爷!债券发行一事还请慎重,如此大的资金,一旦如此巨量债券发行天下,臣恐怕会导致不可估量的后果,臣还恳请皇爷三思啊!”

  “这件事朕自有主张。”朱怡成摆摆手道:“朕只是问你,在资金未有问题的情况下,工部的态度如何?”

  蒋瑾只觉得自己嘴中苦涩,朱怡成虽问的是工部其实是在问他的态度,在这种情况下,他蒋瑾能反对么?当即只能回答只要资金和地方协调没有问题,工部自然也不会有问题。

  “好!此事就交于蒋爱卿去办。”朱怡成一锤定音把这件事决定了下来,接着他注意到了蒋瑾的神色,当即又笑道:“此事蒋爱卿需尽心去办,只要这条铁路能顺利完成,朕可让爱卿入军机当值。”

  话音刚落,蒋瑾猛然间抬起头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入军机当值?这五个字让他瞬间打通了任督二脉,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入军机,这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也是蒋瑾心中的最终目标。曾经,在邬思道退出军机的时候,军机大臣的位置离他蒋瑾是那么近,仿佛自己一伸手就能得到这个机会。

  可现实却那么残酷,自觉得十拿九稳的军机之职却最终同他失之交臂,在得知军机大臣的最终人选不是自己后,蒋瑾心中充满了愤怒和无奈,同时还有深深的失落。

  没错,他的确痛恨取代自己的史贻直,也对推荐史贻直的王樊充满着敌意,可是蒋瑾却知道真正的原因并不在于他们两人,其实拦住他入军机的阻拦不是别人,正是如今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大明的统治者,高高在上的大明皇帝。

  作为一个合格的官员,蒋瑾自然清楚这点,但他却对皇帝却不敢有丝毫怨恨之心,甚至想都不敢想。至于朱怡成为什么没有考虑他的真正原因,在事后蒋瑾也琢磨出了一二,可是这也是他无法改变的。

  就如同后世一句比较形象的话,领导觉得你行,你不行也行,领导觉得你不行,你行也不行!

  最终的决定权在朱怡成的手里,想明白这点后的蒋瑾已对此生是否能入军机着实不再报什么希望了,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当他已经把这个念头深埋在心底的时候,朱怡成突然间又给了他意想不到的希望。

  “臣……臣……。”蒋瑾脸色潮红,张了张嘴,深吸了口气这才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臣定不负皇爷期望,为皇爷,为我大明建此铁路!”

  “好!”朱怡成赞了一声,微笑着看着他道:“蒋爱卿这些年执掌工部,无论能力还是其他朕都是极为满意的,朕以为有蒋爱卿亲任此事,定能成功!”

  “皇爷尽管放心,这条铁路我蒋瑾一定给皇爷造起来,让皇爷满意。”这时候的蒋瑾已恨不能把心给朱怡成掏出来看看,神情激动地保证道。

  朱怡成心中暗暗得意,对于蒋瑾这一百八十度转弯的态度早就在他预料之中。所以请将不如激将,蒋瑾这人能力没有问题,对大明的忠心也是有的,可他恰恰就有一个无法避免的弱点,这个弱点就是梦想成为军机大臣从而位及人臣。

  之前的军机之位最终同蒋瑾擦肩而过,这对于蒋瑾是一个严重打击,而蒋瑾之后针对王樊等人的小动作朱怡成也看得一清二楚,但从头至尾朱怡成都假装不知道,仿佛视而不见一般。

  难道朱怡成是瞎子或者因为没给他军机之位而对蒋瑾有什么愧疚不成?答案当然不是这样,作为一个上位者,朱怡成考虑问题更加全面,尤其是在朝堂之上,他虽然一言九鼎,但同样要考虑朝中的力量平衡。

  之前没让蒋瑾入军机处是出自于朱怡成的思量,其目的是不想让廖焕之一党势力过大。可是当史贻直入了军机后,朱怡成故意放纵蒋瑾找他和王樊的麻烦,同样也是出自于压制他们的目的。

  而现在,朱怡成因为铁路的修建又给了蒋瑾一个承诺,这同样也是他的思量,帝王之术并非普通权术,而帝王所思也根本不是普通人能猜测得到的,之前不用有不用的道理,现在又用就有用的作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