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苍穹传奇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文明火炬(上)

苍穹传奇 七夜门 3504 2020-08-01 15:33

  

还记得六重天的主岛屿是一个菱形的形状,中间像是一条时空的分割线。上半部分是错落有致的城市样貌,而下半部分却像是一座座倒立的山峰峭壁。

  

在那些垂下来的石壁上凿有洞口,台阶,平台,还有船只停靠的地方。

  

天机阁并不在一座单独的岛屿上,这与顺想的有些出入。

  

毕竟这座菱形的巨大岛屿上连接了许多小岛屿,就比如最上方的大政殿,被一座长桥连接在了六重天的顶层。

  

这次要去参观的天机阁,处在六重天最上层的位置,紧挨着顶层的大天府建筑群。

  

书院的大船停靠在六重天中上层部分的一处港口上,万木堂和百泉堂由两名夫子带领着进入六重天。

  

刚阿夫子便是其中之一,路上强调了许多注意事项。虽然都是些老生常谈,但是奈何小学童们就是不放在心上。

  

此次规划的路线是先进入六重天内部的洞天,参观完洞天内的样貌之后,再进入天机阁。

  

苍穹没有为天机阁开辟出一座独立的岛屿,而是将其建立在六重天岛屿的内部,足以说明对它的重视。

  

之前还没有人告诉过顺六重天内部的样子,所以他一直以为就只是一座菱形的山体。

  

其实这也没错,只不过这座巨大山体的内部是中空的,有着很大的空间。

  

六重天上的云层已经有些稀薄,阳极星的光已经开始对人产生影响,所以为了避开光照,在其内部建立宽阔而舒适的生活空间是十分必要的。

  

就在这天机阁的上方,便是人们称之为六重天洞天的地方。

  

火球赛,顺是在大庆上见过的。而在六重天的洞天之中,便有可以举行火球赛的场地,这倒是让他吃了一惊。

  

从六重天外部植株稀少的街道上进入一个通道,没过多久就来到了所谓的洞天中。

  

首先听到的是水声,那并不是水流的声音,而是水瀑声。

  

顺抬头仰望,完全是一副白天的样子,光线充足的不像是在建筑之内,头顶上似乎有着一个明亮的小太阳照耀着这片被开辟出来的空间。

  

墙壁上有许多洞口,水瀑便是从那里流出,沿着奇妙的轨迹循环不息。

  

神奇的是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绿意盎然的景象,水流所经之地的植物更是茂盛繁多。顺本以为六重天上的水和植株都很少,原来竟是都藏在这里。

  

有一些水流形成的水汽,如同云雾一般结伴而行在这片空间内,更加增添了几分美感。

  

一时间有种来到了外面的错觉,混乱的让他搞不清楚哪边才是外面。

  

不过对于居住在六重天上的居民们来说却是正常的,就不会有这种感觉。

  

苍穹各层岛屿上的庞大阵法,几乎都是由水来驱动,所以没有水流才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

  

中空的内部有着大大小小的平台连着各式的桥梁悬浮在空中,上面有人员来往。有亭楼宇阁的建筑,有承接水瀑的池子,有花园式的园子,还有供灵兽活动的山林,以及一些其他稀奇古怪的地方。

  

向下俯瞰,有一座最大的平台,上面石柱群耸立,果真是一个火球赛的场地。

  

天机阁四面通透,各有一个出入口,加上正下方的正门入口和正上方的出口,一共六处通道。

  

按照顺的视角来看,这里实在是过于夸张和丰富了。

  

到处都是成片的浮雕和壁画,还有年代久远的古怪玩意儿随处可见的摆在固定位置上。

  

跟在队伍中,不断向上前进,路过了各种各样的宽敞密室,按照不同等级存放着不同的书籍和资料。

  

说是书籍,但是摸样都很小巧,有的甚至只是十几根连在一起的玉签,安静的躺在高耸石壁和石柱上的孔洞中。

  

来来回回的有许多人在石壁与石柱上飞行,穿梭在眼花缭乱的石阵之中。

  

没错,就是飞行。这里的石壁和石柱子高的吓人,不会行空术的话,完全无法自由挑选。

  

洞穴上空洒下如璀璨星光般的光芒,又像林荫树下的阳光斑点,让顺总有一种不知身在哪里的错觉。

  

伴随着那些壁画,欣赏起来很是奇妙。

  

一路上走过农氏的医药植株区,炎氏的冶炼制造区,娲氏的土地建造区,羲氏的星罗阵法区,还有最后明氏的律政史事区。

  

头昏脑胀的顺,终于跟随着队伍抵达了天机阁的上层。

  

这里是一个大厅,也陈列着请勿碰触的老古董,中央位置的那件东西吸引了顺的目光。

  

它被从地面上延伸上来的螺旋状金属网围着,又被多面体的淡黄色晶石罩子保护着。透过网眼的间隙,不难看出那是一件岩石块状的灰白色晶体。

  

面朝着前方大落地晶石护罩投进来的明媚阳光,它的上方也不断洒下银色雾气似的光芒,显得庄严又神圣。

  

刚阿夫子介绍说,那是苍穹国的《太初经》原文,一直放在这里。人们所读的《太初经》都是根据它上面的描述,抄录下来的内容。

  

顺本以为那个东西放在这么耀眼的地方,肯定会是个什么宝物,结果竟然是本书。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倒是跟天机阁这个地方挺相配的。估计是最古老的书了吧,居然留刻在晶石上。

  

这时,刚阿夫子来到了一幅壁画前面,突然对小学童们问道:“你们之中可有谁知晓,这幅壁画中所描绘的是什么吗?”

  

顺正望着一件件陈列的物品出神,那是一些甲胃,无论是造型还是样式都让他感觉似曾相识的盔甲。

  

当他把整个大厅都巡视了一圈之后,顺的心中隐约有了一个猜测。

  

他已经见识过了其他五大氏族所积累下来的书籍和资料,但还少了与燧氏相关的东西。

  

虽然苍穹人眼中的燧氏已经成为了历史,但也不应该什么都没留下才对。

  

顺甩了甩头,丢掉了脑中的杂念,他并不想在这些事情上费神,不过是无用功罢了。

  

望向刚阿夫子所指的那幅壁画,和同窗们一起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那应该是幅彩色的画,但现在就只剩下两三种黑金白的颜色了。先是在平整的石壁上雕刻,然后上的色,细密的裂痕显示着它的年岁。

  

那上面画着一个巨人,特别的显眼,占据了很大的面积。应该是个苍穹人,但又有些不同,可能是开启法相后的摸样。

  

那巨人双脚踏地,双手托顶,抬头仰望星空。又或者说在望着他双手托着的那件东西,它形似一个火把,反正是个散发着光芒的物件。

  

巨人的双眼化做了两团相互缠绕的光团,似人形,一人伸出一只手不知是在争抢,还是在托起那个火把。

  

火焰照亮了整幅画卷,许多小人在巨人的身体上做着各种各样的动作和表情,周围是细小的复杂符号和文字。

  

巨人脚下的大地画着似人似兽的黑色怪物,头顶上是各种连在一起的星象图。

  

在这天机阁的最上层,往来的人流中多了一群人,为首是一名衣着朴素的帅气青年。

  

他手中提着一摞用绳子捆好的纸卷,与同伴们正好经过小学童们的队伍,下意识地向这边投来了目光。

  

陷入思索中的小学童们好像都没见过这幅画,一时间没能想出好的说辞。

  

“我,我知道!”

  

一名学童脱颖而出,看来对此很了解。

  

青年挠了挠鼻子,微笑着对同伴们吩咐了几句,脱离了继续前行的队伍,独自依靠在一根距离小学童们不远的石柱上。

  

他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地望向这边,不知是在欣赏壁画,还是对那名学童接下来的发言感兴趣。

  

顺循声望去,说话的竟是朝阳。那姑娘竟一改往日的郁闷,脸上充满了欣喜与期待表情,吓了顺一跳。

  

“这幅壁画传说是一位燧氏的先人所绘,因为有着多种不同隐藏的含义而闻名。有人说那个巨人象征着苍穹,也有人说那个巨人象征着太初或者是初代神明燧氏,也像是智慧树拟人化后的显现。”

  

伴随着朝阳的话语,顺的瞳孔稍微放大,并不是这幅画的寓意给他带来了多大的感触,而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场景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感觉像是深水里的气泡,由水底从他的内心深处,又或是他的脑海深处迅速上浮,不断膨胀变大。

  

直到浮出水面,溢出他的体表,鼓出了一个水花。那种感受瞬间与现实接触,以顺为中心向着世界无限扩大,融为一体,由虚幻变为真实。

  

顺本能的扭头望向一个方向,毫无意外的看到一名青年人倚靠在石柱上,微笑倾听着朝阳的发言。

  

青年感受到有学童在盯着他看,便友好的面向顺轻抬了一下右手手指,算是问好。

  

尽管他并不认识这个小男孩儿是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