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不可思议的山海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南方招工,五毛一条

不可思议的山海 油炸咸鱼 2735 2020-08-01 15:30

  

大禹的老妈只有一个,但是鲧的老婆却有三个,一个在南大荒,一个在西南大荒,还有一个在中原.....中原那个就是脩己,也就是大禹的生母。

  

脩己在做梦梦见流星掉下来,第二天醒来刚出门就怀了大禹。

  

而西南那个,或者说本来那是个西大荒的姑娘,是羌女,是炎帝一派的人,是有莘氏之女,名曰女嬉,她的儿子叫做高密(见《吴越春秋》),现在估计.....差不多该见到了。

  

而剩下一个.....其实就在妘载眼前,正是士敬。

  

士敬的儿子,叫做炎融,在大禹成为天下共主的时候,炎融也成为了南方部族的首领,随后归降了他的大哥。

  

鲧治水不仅仅是治理的大河,在此之前,他曾经在南方居住了一段时间,那时候因为中原帝放勋不愿意使用他的方法,而让他去南方锻炼锻炼,说难听点就是暂时性的流放。

  

但是后来因为共工的摸鱼态度让帝放勋太过愤怒,于是在推荐新的治水人选时,欢兜依旧说让共工上,但是四岳便反对,齐齐表示,鲧肯定可以了,于是“强请试之”。

  

意思就是,我们联名保举这家伙,您现在不用鲧,那就无人可用了!

  

而且后来鲧的结局,按照尚书的说法,是流放到东南的羽山,因为水土不服而死去的,而押送的人应该就是如今隐居的祝融氏,因为鲧在西荒的大河上游治理水患,所以和祝融氏有往来是很正常的。

  

不负责任的推测,只不过后来鲧死了,而帝放勋念其苦劳,让祝融押送,也就是游山玩水,不过上古时代的游山玩水,这天气这环境,所以水土不服之后,世人就说是祝融杀了他。

  

而鲧死后化为黄能(熊),有说是黄龙或者玄鱼,又回到了大河上游,继续帮助治水....

  

那时候,鲧还是年轻气盛,而士敬,就是在鲧在南方治理江水,以及一些小水患的时候,偶然结识的。

  

少女怀揣着梦想,而男人却已经人到中年,了解了很多事情,大叔和少女的爱情,不知道某位赤老师会不会觉得很眼熟。

  

不过这个爱情终究是暂时没有结果,因为现在鲧还没有到流放的时候,按照记载中的蛛丝马迹来不负责任的推测,鲧应该是在流放的途中,被士敬追上,两个人去到东南方向大江的羽山,然后炎融会出生在那里....所以在羽山剖腹产出来的应该是炎融而不是大禹....

  

妘载大致了解了情况。

  

原来如此,这大姑娘中意的人已经快六十了吧?

  

“你今年多大?”

  

妘载直接问出这个一点也不礼貌的问题,而大姑娘表示今年三十一了,好家伙,这年纪你要不是巫师,放在这个时代完全就是标准的大龄剩女,还是已经剩到神的那种。

  

不过或许是因为身为巫师的缘故,看起来还真不像是三十多的人。妘载知道自己看走眼了,这哪里是年轻大姑娘,根本年龄都能当自己....当自己小妈了。

  

“鲧走了十四年了。”

  

士敬显得有些落寞。

  

十四年,十四个春秋,对于一个痴心的姑娘来说,足以让她从正是青春的岁月来到大龄剩女,但是妘载自己盘算了一下。

  

大禹今年好像十二岁还是十三岁?

  

诶呀,这不正好么,合着鲧回去,大禹就怀上了,然后一年出生。

  

人家把你当女儿,你却想当人家老婆,这父嫁整的,你要是北方震蒙那边,或者西方昆仑三部,或者南禺山北户氏附近,父嫁也就父嫁了,人家那边不在意这个,喜欢就行。

  

但是鲧是地道的中原人啊,人家那观念....你还怪人家不回来?

  

“快了快了,估计快了,我听说中原大河的治理已经进入收尾阶段,鲧现在在治理大河呢,被帝委以重任,中原的帝啊,你知道的吧?”

  

妘载提及到这里,士敬表示当然知道,天帝放勋,谁不知道?

  

又不是刚刚上位的帝,帝放勋当年上位之后,亲自征战四方,打了好多场战斗,四荒王都去臣服,而且到如今已经六十八年了,谁会不知道他呢。

  

在听说了这个情况之后,大姑娘的情绪便低落下来,妘载把玉还给她,而士敬则是忽然苦笑道:“在治水结束之后,他也已经不记得我了,我只是南大荒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而已,你说他有了妻子,还有了孩子?”

  

“我会带着部族继续向南,一路向南....寻找新的原野。”

  

妘载呵呵的笑了两声。

  

但是大羿却在此时,突然冒了一句。

  

“不去见见,心里总是有疙瘩,但是又放不下自己的部族,所以自我安慰。”

  

“你们的家园毁灭了,趁着吼天氏...哦,就是飓风,趁着它还没来,可以的话,你想见鲧,那么应该去南方居住,正好那里现在也需要人口。”

  

大羿开口就是招工,连妘载都愣了一下。

  

但是大羿有自己的考量。

  

“崇伯鲧是我的朋友。”

  

大羿这么说着,然后对目瞪口呆的士敬道:“他其实有的时候也会看着南方,我以前也听他念叨过一些人,没想到还有这段往事.....”

  

“如果你想见他,不如去南...去你们的北面,也就是敷浅原,大河治理之后,肯定要来大江。”

  

不提士敬如何欢喜与狐疑,大羿轻声对妘载道:“你不是认识有崇氏的那些人吗,这个女人很关键啊,伐柯的恩情可是很重的,有崇氏是个擅长治水且强大的部族,在中原的分量不小,多些可靠的朋友绝对不是坏处。”

  

伐柯,说的文艺,实际上就是牵线做媒人。

  

妘载觉得也很有道理,于是对他们道:“南方,敷浅原会有你们生存的地方,如果你们希望的话,那么先和我们一起前去厌火国。”

  

士敬很想说可以去,但是考虑到部族,她又犹豫了,因为南方的生活,难道会比南大荒更好吗?

  

不都是一样的吗?

  

远距离的跋涉,说不定会死很多人,为了自己的一点自私而前去“南方”,这是不应该做的,巫是要肩负起部族兴衰的人啊。

  

家园毁灭了,重新建设就是了....

  

而妘载则是咧嘴一笑:

  

“放心,路程不会太远,十八座山来十八道弯,会有神人护送,如果你们愿意,那么你们一定会看到一片完全不同的天地。”

  

“现在正是缺人的时候!”

  

招工广告打出来,包吃包住,有油有肉,发展前途大好,有意者速来!

  

而大羿则是很满意,他之前的行为,就是在引导妘载,让妘载向“对他自己有利的条件”这个方面去做事情。

  

如果以后真的有大成就,或是大机会....

  

那么,到时候在南丘上肆意生长而开放的那朵花,一定会特别的绚烂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